•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51章   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7)

    第51章   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7)

    作者:    

       魏小河站在小厨房里,靠窗户的水池子旁边,微微弯着腰,聚精会神地用一柄旧牙刷挨个刷着这一水池子张牙舞爪的小龙虾们,刷好的小龙虾再开大水龙头冲洗干净,然后一个一个都被扔进了一个盖着盖子的大铝锅里。

       李立冬本来在客厅阳台晃呀晃的无所事事,这时也站到魏小河身后,看了一会儿,一脸掩饰不住的得意忘形,对着水池子里的小龙虾们大声叫嚣道:“叫你们刚才夹我!叫你们刚才夹我!哼!有人收拾你们了吧!”

       他又手欠欠地去掀起锅盖看,锅里刚洗完澡的小龙虾一看见亮光,“刷刷刷”地直往上爬。

      魏小河抽不开手,手里还忙着给小龙虾洗唰唰。于是,不耐烦地用胳膊肘杵了李立冬一下,说道:“你怎么这么烦人!掀锅盖干嘛?一会儿再跑出来几个!你是闲的?!你没事可干了?!”

       魏小河忽地转过身,拿大眼睛瞪着李立冬,看见李立冬正拿着锅盖,左右胡噜着满锅举起钳子蜂拥而上的小龙虾兵团们。嘴里大咋呼小叫的喊:“叫你们跑!跑!一会儿就把你们煮了!剥了!吃了!哎!”啪嗒一声,锅盖又给扣上了。

       李立冬对魏小河嘿嘿嘿笑着,笑脸却突然变成哭脸来,皱着眉头瘪着嘴,撒娇地伸过来一根食指让魏小河看:“有事有事!你看!刚才买虾挑虾的时候有个小龙虾把我手给夹的!好疼呀!你看一眼嘛!都出血了!”

      魏小河不耐烦地瞄了一眼,翻了他一个大白眼:“就被夹了这么两个小点,就叽叽歪歪?真娇气死了!你没事可干就去把蚕豆的皮给剥了!北京不容易买到这么新鲜的蚕豆呢!”

       李立冬去地上的一堆塑料袋里翻了翻,找到了装着蚕豆的那个袋子,拎出来放在了厨房门口,又去别的屋找出个旧马扎来,往门口一放,大喇喇地坐下,嘴里哼着小曲剥起了蚕豆来。魏小河转脸看见,李立冬这么个大个子,长胳膊长腿岔开了坐在一个矮矮的小马扎上,还哼着歌剥着豆,再听他哼的:“走走走走,走啊走,走到九月九,家中没有烈酒-----”不禁有点忍俊不禁。

       强忍着笑跟他说道:“哎,李立冬,心情很不错嘛?我还以为你最近成熟点了,现在一看,还是那么幼稚!你怎么长的呢?你是用什么特殊材料制造而成的呢?怎么就这么乐呵呢?”

       “家中才有自由,才有九月九,哎嗨-----”李立冬大声唱完了这句,才笑嘻嘻地回答道:“你懂个什么?我这叫赤子之心,晓得不?你走大运了,才能在人群中遇见我这样的极品!”

       “哟!我还走大运了!李立冬,你脸皮可越来越厚了!哎,等会儿你蚕豆剥好了哈,再把肉丝切了啊,菜刀也不快了,肉皮都切不动了,你一会儿记得给磨磨。”

       “好咧,您老交给我的任务,一定保质保量按时完成!不过-----”李立冬伸长脖子往那堆塑料袋里看:“小河,你买的这一堆大河蚌打算怎么处理, 我在家可从来没弄过这玩意。”

       刚才俩人在早市上转,魏小河第一次看见一家卖水产的摊位上,竟然堆了一大堆很大个很大个的河蚌,有盘子那么大,魏小河在家里吃过几次大河蚌,但个头应该比面前的这堆还是要略小一点,也就有个碗口大,在家时候吃爸爸做的红烧河蚌,感觉味道还是不错的,好像应该是炒一炒,再浓油赤酱地烧出来,作料要多加,能加多少加多少,这种淡水水产品一般都有比较重的土腥气。看起来,北京市场上几乎没人买这玩意,站在摊子旁边看了一会儿,发现河蚌几乎无人问津,所以价格也真是非常之便宜,几块钱买了一大袋。

       魏小河拎起这一大袋河蚌“哗啦”一声倒进一个大塑料盆里,用自来水泡上了,然后蹲下来看,李立冬也过来和她一起眼巴巴地瞧着,瞧了一会儿,两人都没瞧出什么道理来,他用下巴蹭了蹭魏小河的头顶:“你想好怎么做了没?哎呦!我滴!你看你看!这个河蚌怎么这么大呀,就这个黑乎乎的,这家伙不会成精了吧?”

       魏小河脑袋向后使劲撞了他肩膀一下:“滚蛋!成精了你倒合适了!没准是个像田螺姑娘那么能干的河蚌姑娘!” 说完魏小河就去案板下面拿出了一口大铁锅来,加上水,放在炉灶上,开火煮,把河蚌一个一个扔了进去:“唔,我琢磨着,应该先煮一下,把河蚌肉给剔下来再说。”

       “哎!对呀!还是你聪明!不过,这味儿-----”李立冬吸吸鼻子,闻了闻:“好像可真不咋地。”

       魏小河不再理他,若有所思地,认真地用锅铲翻动着锅里的河蚌。

       菜一个一个地被端了上来,苦瓜炒肉丝,辣炒小龙虾,凉拌千层豆腐干,红烧河蚌,还有一大碗绿茸茸的蚕豆鸡蛋汤。李立冬开心地直嚷嚷起来:“吃饭喽!吃饭喽!”坐下来就去抓了一只大个儿红艳艳的小龙虾来剥。

       魏小河也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死盯着那碗酱油色很浓重的红烧河蚌,皱着眉头,只看着,不说话。李立冬急急忙忙地剥着小龙虾,有点怕怕地看看那碗红烧河蚌又看看她。魏小河终于拿起筷子,往河蚌碗伸了过去,半道又收了回来,拿筷子拄着下巴颏,大眼睛眨呀眨地看向李立冬:“哎!冬冬!你先尝一下嘛!看着颜色还不错吧?”

       李立冬撇着嘴,愁眉苦脸地看着她:“宝贝!我也有点怕哎!你不是吃过吗?你自己先尝尝,我觉得现在闻起来好多了------”他凑过去闻了闻:“没啥怪味了,还挺香的!”

       魏小河伸胳膊过去夹了一块,送到李立冬嘴边,眼神突然凌厉起来:“吃!必须得吃!张嘴!”李立冬可怜巴巴地看着她还想说话,刚张开嘴,魏小河就把那块蚌肉一下子塞进了他嘴里。

       李立冬满脸嫌恶,又不敢吐,就慢慢地在嘴里嚼,嚼呀嚼,表情怪异,眉毛鼻子眼睛恨不得都挤到一起,然后,终于,一仰脖子,“咕噜”吞了下去。魏小河瞪着眼张着嘴紧张地观察着他,这时候小心翼翼地晃了晃他的腿:“哎,还活着吗?活着给句话呗 !”

       李立冬长出了一口气:“呼!”脑袋突然耷拉下来,“碰”一声嗑在饭桌上,翻白眼伸舌头,用手掐住自己的脖子。魏小河忍着笑,拿筷子头戳了他人中一下:“好啦,戏演得够足的啦!你现在又被我救活啦!快说说感受嘛!”

       李立冬嘿嘿笑了,从桌子上把脑袋仰了起来,張大嘴:“那你先喂我吃一口肉丝,我再告诉你!”

       魏小河从苦瓜里挑出几根肉丝,笑嘻嘻地塞进他嘴巴里,数落道:“你小子就是欠揍!还要让我喂点什么?辣椒水?”

       李立冬“腾”一下坐直了,活动活动肩膀:“不错不错!现在感觉功力大增!好像马上就要飞升!”

       “讨厌!赶紧的!说正经的好不好?”

       “嘻嘻,好好好,说正经的,味道还凑合啦,就是烧的不够烂,嚼起来有点费劲,别的没毛病,真的,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吓人,你也试试?!”

       魏小河撇撇嘴拿筷子在碗里翻着,找了一块最小的河蚌肉块,放进嘴里,细细地嚼,眼珠子咕噜噜地转动。也是嚼了半天,咽了下去,点点头:“对,味道对,就是不够火候,再烧烂点就好了。晚上再重新加工一下我自己吃。”说着讲着,她把这碗红烧河蚌又端回到了厨房里。

       李立冬大大地松了口气,耸耸肩,继续剥他的小龙虾。魏小河从厨房里拿了一个大汤匙来,在汤碗了盛了一小碗蚕豆汤,一小口一小口津津有味地喝了起来。

       李立冬一手红红的虾油,斜着眼看了看魏小河:“哎,好喝吗?看起来还很享受的样子呢!”

       “好喝呀,新蚕豆哎,有一股清香味道,一会儿你也尝尝啊。”

       “恩,你放心吧,桌子上的这些,一样也剩不下。对了,你昨天和我说你换了个部门,干的很不开心是怎么回事?换部门不还是你自己要求换的吗?”

       “唉,可说是呢!后悔了!这才干一个月文秘就后悔了。”

       “怎么的呢!?”

       “唉!以前真没干过文秘呢,老觉得跑业务辛苦,跟公司一说,公司倒是马上就同意了,这不,把我安排到合同部管合同,哎呦,你可不知道,合同部就俩人,我和我们部门主管,我们主管是个女的,和我差不多大,长得-----恩,还挺不错的,就是特别厉害,你有一点点错处,马上竖起眼睛来骂人------”

       李立冬呆呆地坐着听,这时插了一句嘴道:“她是个北京人吧?”

       魏小河睁大眼睛对他点点头:“可不!就是个北京人!你想,我和她面对面坐着,天天----嗨!老受罪了,算了,不说她了,我们厂里那个大厅里坐着几十个文秘呀,女孩子多的地方事情就是多,我又是新来的,你说,现在,有几个女孩没事就想欺负我,让我帮她们复印呀,跑腿呀,但凡出了点错,马上就去我们主管那里打我的小报告,还有我们部门和别的部门,比如工程部呀,技术部、库房、销售部的衔接配合,哎呦,麻烦死了!这一天忙的焦头烂额的,最后还不落好,有什么差池人家马上就想办法往我身上推,我都快被烦死了,唉,你不知道,我现在看见柳淑惠她们来总公司开会办事什么的,我都像看到亲人了,前一阵在销售部多开心呀!我后悔死了-----你说怎么办呀?“魏小河瘪着嘴,哼哼唧唧地对李立冬诉着苦兼撒着娇,说着话还拿脚蹬着李立冬的小腿。

       李立冬放下手里的小龙虾,用放在一边的洗碗抹布擦了擦手,想去摸摸魏小河的脑瓜顶,以示安慰,被魏小河一低头躲过了,嫌弃地看着他的油手:“讨厌!吃完了?赶紧去用肥皂好好洗洗手!”

       李立冬站起身,去卫生间洗手,顺便又洗了把脸,马上还原成一枚帅哥,头光面整地走了出来,把凳子搬到魏小河旁边坐下,看见魏小河还噘着嘴生气,满脸的委屈。

       李立冬用手围着她肩膀,低下头,用额头轻轻碰了碰她的额头:“好啦好啦,咱不生气了啊!要么,干一阵子实在不行就不干了,啊!我多挣点钱养活你!”

       李立冬刚说完这句,魏小河立刻用手推开了他,李立冬低头一看,魏小河脸都白了,急急地对他说道:“那哪行呀?我们公司很大的,我我我-----我暂时还不想不干了,我就跟你说说,吐吐苦水------”她脑子里马上想起之前成天去人才市场应聘,挨家公司的面试,度日如年等通知的那些日子,自己可不想再回去熬一次了。

       李立冬摸摸了她背上乌黑的长发,把她紧紧揽到了怀里,不再说话。魏小河自己喃喃地自言自语道:“苦一点就苦一点吧,累一点就累一点吧,嗯,我就当积累工作经验了,熬一阵子没准就好了,捋顺了就好了,等我再熟练一点就好了。”

       李立冬有点心酸地点点头,两个人坐在圆凳子上把对方都搂得紧紧的,不言不语,脸贴着脸,坐了一会儿,同时转过脸,亲了亲彼此的嘴唇。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币;

    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