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43章   水中吟(05-01)

    第43章   水中吟(05-01)

    作者:    

      题记:男人自以为是宇宙的中心,终究会变成自己和女人都绕不过去的黑洞。

      还是相敬为安,远之为好。

      你要逃,能逃到哪里去?你想飞,却深陷井底。

      流光何处不弄人?

      黑夜的配偶,是白昼的落单。婚姻拼凑的温床,培育的不是温室的花朵,而是战场的斗士。独自面对人生的冷战,前有劲敌,后有追兵,腹背受敌,生死存亡全靠自己。

      梅文贤和几个新来的年轻女老师聊天,看到她们买的杂志,忍不住拿起来看,忘了谈话。她们劝梅文贤要出来玩,其中一个很直接地说:你早该离了,我一看到你和你老公就想告诉你。

      梅文贤呆呆地说不出话。

      梅文贤心中还是有想写的冲动,备课间隙写了一些小文章投寄出去,只得到了编辑的亲笔回信,鼓励她继续努力。

      子昂三少曰:像小学生写的,幼稚。

      梅文贤低下头。

      子昂三少高兴了,就在牌桌上对别人讲:我老婆会写甲骨文、小篆,还会画画,写散文写诗。不高兴时就在家里教训梅文贤曰:你写的那叫东西?我读高中的时候,我的语文老师经常表扬我的作文写得好,课后还关心我,对我蛮好,像个妈,问我的家里情况,叫我不要伤心,要振作一点,她把我的作文在班上念了好几篇,她一直记得我的名字,十几年了一见面她就叫出了我的名字。我的同学也拿我的作文去看。

      你这写的没用!不要写了!你写了人家也看不上,不会给你发。即使发了也没几个钱,你也出不了名。你功利心很强,不好。要安于清贫,要苦中作乐,要穷快活。

      你看别个,会说会笑,会玩会打牌,家务也做得比你好,家里收拾的比你干净,你就在家里搞事教点子书都搞不好,你写什么诗!笑话,你也能写出诗来!真是令人惊异!

      絮絮叨叨半小时,见梅文贤面色如土,缩肩躬背,眼神绝望得像一只被乱棒打得半死而不知向何处躲避的脱了几撮毛还生了眼病的落水垂死老母狗,三少立刻换上一副精致的笑脸,眉飞色舞,温柔地曰:少看些书,不把眼睛搞坏了,啊!

      梅文贤想,我一和同事说话你大大就跟着我,盯着看,像监管。你也叫我不要和人家讲话,我和谁说笑去?你脑子里生了二十二条军规,你自己先实行了,再来打压我。我不打牌,你打牌我不干涉,我没时间也没必要盯着你。

      至于你说的那个女人,我不屑于和你谈这个话题。她是你以前的,我一来,你就丢下她来追我。怎么,一和我结婚你就嫌弃我,念叨她的好处了?

      我还真去她家看了,她的餐桌缝里油渍麻花黑黢黢的,我的餐桌桌面干干净净光亮如新,连桌底都清清爽爽。你生着一双什么眼睛?

      我只想看书写书,这不是坏事,不耽误我教书做家务。这也不是功利心,是我的爱好。

      我现在还写不出你认为有价值的东西,只是因为我历练少,见识少。这样封闭简单的教师生活,有什么可以写的呢!我必须接触学校以外的社会。

      你是一根草,虽然现在比我大,但也只能长这么高,你不想持续生长。我可能是一棵树,虽然现在幼小,我还能长,我也想生长,我会不停地生长。

      子昂三少依旧每晚睡前教妻,每天醒后教妻,路上教妻,人前教妻,餐桌教妻,滔滔不绝,短则金句格言警句,长则一、两个小时,诲人不倦,万一自认为没讲透,或者梅文贤不回应,不肯定,不表决心,他就绝不停嘴,猫捉老鼠,把玩不已,总结概括之后意犹未尽,自我表扬一番,得意洋洋,以为至理名言,天下无人能出其右。

      梅文贤依旧哑口无言,无心反驳,听了多年之后,靠近三少那边的左耳逐渐疼痛难忍,便在左耳内塞了一坨棉花。

      塞入的棉花越来越厚,隔音效果还是不好,晚上睡觉也不得安宁,梅文贤只好在卧室里远远的角落,铺了一床棉絮,打了地铺,一个人睡,晨起就卷了铺盖,竖在墙角。

      梅文贤低头盯着地板说,其实人需要的,只是一席之地。

      子昂三少站在床前直愣愣地看着她,竟然没有启动朱唇,独自一人黯然起卧。

      子昂三少一心做个君子,口灿莲花,心怀慈航,想要把一个阳光灿烂的才女打碎了重来,另塑泥身,变成一个得心应手的老妈,却不意点金成石,她倒是先变成一个唯唯诺诺的小母亲,最后却变成了一块冷冰冰的痴呆石头。

      三少十分不悦,恨铁不成钢,嫌弃之余,也无可奈何,发呆之后振作精神,转身出门去找麻将搭子,往那桌前一坐,手指摸到麻将,子昂三少立刻满面春风,眼睛放光,举手投足那真真是帅呆了。

      此后多年,子昂三少一直扮演君子,君子动口不动手,动口吹嘘自己,贬低老婆,动手吃饭洗澡拿教材,不做任何家务。即便这样,家里一切美好的,成功的,都归功于子昂三少;一切不好的,负面的,都是梅文贤造成的。

      不仅在家里如此伟大正确,而且,在外部世界,子昂三少的话语具有神奇的力量,三少就是一救世主。三少曰:“姑爷和上门女婿的关系紧张,我说了一句就好了。我说,趁他人生地不熟,进门就立规矩,给他一个下马威,先严后宽,相处不难。先对他好,以后再好也不是好……有我的指导,他们家关系才和谐。”

      三少曰:“侄儿子这些年取得的成绩不错,还不是因为我平常教导得好。不是我,他爸爸妈妈哪里懂得教导他!”

      “侄女儿从小受她爸爸妈妈的鄙薄,是我从小娇宠她,抱她,带她,她才这样健康。她也说了,现在想想,小时候都是三叔我带着她!”

      “豹威他很苦,这些年一直是我在引导他,我就是他的后方。不是我,他的灵魂就没有归依。”

      “她这次评职称,不是我帮忙,她评不上!她还不知好歹!”“他上课之前问问题,我其实不想告诉他。没有我,他课都上不了!”……

      子昂三少不会说他吃的饭菜都是梅文贤做的。

      子昂三少不会说他穿的衣物都是梅文贤买来的洗涤的晾晒的收拾折叠的。

      子昂三少不会说他发表的科教文章都是梅文贤写的。

      晚上洗澡,浴室里灯很明亮,三少愁眉苦脸,左手捂着胸脯,右手伸出来,哀哀地对梅文贤曰,你来陪陪我,我一个人洗澡,老是有鬼怪的影子,我怕……又来了又来了,和小时候一样,好多鬼怪……我怕……

      梅文贤站在浴室门口,说,好,把门打开,我站在这里陪你。

      三少曰:我晚上睡不着,睡不好。我早上起不来,还想睡,睡到十二点就好。

      早晨起来,三少对梅文贤曰:夜里我又做梦了,和一群人打架……

      梅文贤说,我听到了,半夜你在怒吼,哀嚎,咬牙,牙齿磨得嘎嘎响,你蹬脚,打拳,全身都在剧烈扭动。你做恶梦了,我醒了,推你,你不动,又睡着了。你梦见谁了?和谁打架?

      三少神色不安,失魂落魄,只是不语。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币;

    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